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血御

血御

  「哢哒哒,哢哒哒」

  雪白的骷髅牙关上下开合,响动带着阴森的节律。熟悉的声音一响,徐桥紧
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右手抛下不知从哪里夺来的短矛,一把按住了在胸口
挑动的这块奇异的骨壳怀表。缠在徐桥手臂上浸满鲜血的绷带,上面的血色以肉
眼可见的速度在消散。

  持续了半夜的血战终于结束了。徐桥再也不必担心脚下、侧边斜刺出什幺兇
器了,因为怀表告诉他,刚刚被他的「常锋」挑断胸椎的,是最后一个能动的敌
人。

  然而这片战场,并没有因为战斗的结束而安静下去。沖天的血气里只有四个
人还能站着,而徐桥显然就是其中之一。哀嚎与呻吟还在战场之中徘徊,剑眉星
目之间的兇戾之色渐渐淡去。心智归位,徐桥这才体会到他的身体是多幺的紧张。
仍在猛力的心脏现在像是空转的水锻床,泵动的更加剧烈,血流沖压着他的鼓膜,
让他甚至听不见自己爆喘的粗气。

  战败者们在无意识和有意识之间宣泄着自己的痛苦,而战胜者则身处真正的
鬼蜮。

  「梁静怡,你去看看乔颖怎幺样了。」

  身着重甲也不能掩盖少女的苗条身段。原本泛着淡青色哑光的铠甲在长久的
战斗后依旧闪烁着深沈的光彩。她可没有徐桥这样狼狈,罩在铠甲外的裁决服也
仅仅只是略微破损,似乎只有左肋下的四道血指印在证明她没有置身于血战之外。

  拖曳着一人多高的巨剑,梁静怡的步伐还算轻快。诡异的视觉效果下,每一
步所踏出的积满鲜血的脚印,正悄悄诉说着少女盔甲覆盖之下个的另一重面貌。

  姜升站不住了,从一开始踏进这个血界,他就是最不适应的那个。确实,除
了徐桥和梁静怡两个怪人,大概没有人会喜欢这个环境。可终究他还有那个现在
仍旧一脸木然的,沈默的打扫战场的徐述可以对比。

  这场战斗没有人死。

  徐述早就盯上了那条项链。

  赵家的三小姐倒在血泊里,看她的样子,之前有不少的鲜血从她的嘴里涌了
出来。原本光洁的一口白牙,现在挂着一层血垢,初见时露齿的微笑已然不在,
余下的只有因剧痛而发出的嘶嘶气声。她的牙齿露出的更多了,只是,一同露出
的盖着血汙的牙龈,很丑。仍有淅淅沥沥的血在顺着她的喉咙往外渗,徐述选择
不看赵岳这涂抹的过于惨烈的酱红色「唇脂」。她赛雪的肌肤依旧惹人怜爱,因
为失血,本就白的耀眼的脸蛋现在透着一股病态的苍白。

            内心的欲望被勾起了一角

  血尸的血不会离开身体太远。在没人视线能看见的赵小姐的背下,穿胸而过
造成的背后伤口正偷偷饮啜着地上的血泊。

  地上躺着的所有失败者都是这样。他们已经不再依靠肉体原有的肌理存活了,
鲜血无需在她们的血管中循环,只要不是痛的失去理智,他们其实可以保持清醒。

  所以赵岳的眼睛依旧明亮。剧痛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和呼吸,眼神里的
恨意却不必隐瞒。其实她已经不用呼吸了,可残存的本能还控制着她的习惯。即
便已经仰躺在地,赵三小姐的双峰依旧挺翘,两个周正的小山包仍然被血液浸透
的衣服的恰到好处的包裹着,随着赵小姐的粗气一起一伏。徐述的眼神直勾勾的
盯着它们,而且步伐平稳的在靠近。

  胸口无谓的起伏更加剧烈了。她左肺早已被鲜血灌满,若不是战败在这血窟,
她早该大口大口的咳血,而非像现在这样,「顺畅的进行着呼吸」。

  「常锋」一剑从她的左胸穿透,这是她受的致命伤,剑锋极细,所以三小姐
的酥胸上并没有太过狰狞的破口,然而剑身上包裹的气劲却将她体内搅得天翻地
覆。她的胸椎,断了。

  翠玉环坠俏皮的夹在依旧挺翘的双峰之间。徐述原本只是为它而来的。

  可赵三小姐的美貌和隔着一存仍能感受到的从这对妙物上传来的热气让徐述
脑子里有了些别的想法。

  这种事,大哥向来是不管的。

  没什幺迟疑,徐述抓住了翠玉环坠,这是赵家生命在外的十二宝器之七,性
属木,虽然威力不大,却是难得的只需佩戴便能自行激发的法宝。

  很适合赵岳。

  也很适合我。徐述想。

  手腕一抖,巧劲拨开了压在赵三小姐颈后的搭扣。看着玉坠被拿走,赵岳精
神倒是一松。

             原来只是为了——

  很可惜,徐述的大手并没有离开。

  金属性的罡气附在了玉坠上,原本圆润的边缘此刻化作的了刀锋。以徐二的
刀法,只要他不想,自然不会伤到赵小姐娇嫩的酥乳。

  被血浸透的衣服就像是包在粽子上的箬竹叶,它们湿律律的贴在棕肉上,即
便已经断开联系,却还是不肯把里面的妙物展露出来。

  尽管徐述的手法很柔,可是那里的肌肤依旧感受到了金属性罡气的刺痛。

  「他要干什幺!」赵岳本就明亮的眼睛瞪得更大,她紧紧的盯着徐述在她胸
口作怪的右手。余光里,她在打量徐述的面孔。

  血战里两人并没有照面,赵小姐这才看到徐二的长相。徐述眉眼间和他哥哥
有六七成的相似,却显然没有他哥徐桥兇悍,少了三分戾气的面孔更填俊朗。而
且徐二似乎比他的哥哥更加沧桑,灰色的头发让他显得有几分未老先衰的意思,
他内敛的气质却和几分颓唐的装束相得益彰。

  他究竟要干什幺?

  徐述一丝不茍的拆解着赵小姐的衣服。他直勾勾的盯着这对小山包,眼神中
却很难看出色欲。贵女繁複的装束在利刃之下已经被分离的支离破碎。从划开的
缝隙里,颤巍巍,白花花的酥乳若隐若现。

  这是属于徐述的恶趣味。

  怎幺还是面无表情,是在我的胸口的衣服里发现了什幺隐秘?

  赵岳的表情徐述尽收眼底,他善于做这个。收集情报一直都是他的任务,除
了神目神通外,他还练就了不形于色的能耐。外人殊不知,越是平静,徐述的恶
趣味越是翻涌。

  胸衣已经破无可破,徐述索性一划,直接从中间把赵小姐的衣服开到了底。
腰际半干的布料可不像胸口血衣这样熨帖。破口一开,赵小姐平坦的小腹和俏皮
的肚脐就展露了出来。没想到,赵三小姐还带着个脐环。

  就在徐述要去摆弄这个新见到的小玩意的时候,一个他久等的声音出现了。

  「狗,贼!,休要,,折辱我,,我家,,小姐!」

  徐述的突然举动自然是让赵岳一惊,骤然传出的声音却更令她惊恐。本就一
惊瞪大的双眸又是一颤,已不能再苍白的脸颊竟泛起了一抹血色。对啊,这里,
没有人会死去!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能忍更久呢?莫赎?」

  围绕在赵小姐周围的诡异静谧骤然消散,仿佛来自鬼蜮的呻吟声重新此起彼
伏——徐述能控声。

  这些都是来自她家兄长、护卫的声音。艰难的扭转了一下自己的脖颈,赵岳
看见了莫赎,这个为了追求自己自愿成为赵家义从的大哥哥。他的「死相」很难
看,四肢扭转的不成样子,一看就是姜升的手笔。歪歪扭扭的上身趴在地上,转
过来,他的脸恰是正对着自己的方向。

  「没错,赵小姐,我的一举一动他都看着。」徐述突然俯下身来,贴在赵岳
耳边耳语「接下来的一举一动他也会看着~ 」大手轻轻捏了捏苍白的脸蛋。

  「而且还会有更多的人看着呢~ 」

  徐述的生意好像有魔力,每听一个字,赵岳胸口的刺痛就少了一份。她终于
不用在咬牙硬挺了,而要说脑子里想什幺,全乱了。

  「死了还要盯着我!」

  奇怪的埋怨。

  一翻手,当了半天小刀的翠玉环坠终于被收进了戒指,没什幺说的,徐述要
用用赵家小姐了——当着所有人的面。

  本来这就是战胜者的权利。

  左手轻拂,贴在赵岳半边胸脯上的碎布片就落了大半。诡谲的是,这些布料
才刚被甩脱了,丢到一边就直接变成了干布,血倒是凝成了血珠,顺着乳房白嫩
嫩的侧缘滑了下去。于是赵小姐不知什幺时候挺立起来的小樱桃也就暴露在了空
气中。

  「小浪蹄子~ 」咕哝一句,徐述却是先对着三小姐的满是鲜血的小嘴吻了上
去。

  啧啧啧,满口的血腥味。

  右手顺着衣服中间开的口子,摸上了小腹侧缘。赵小姐好舞枪弄棒的名声在
外,不绷劲摸起来依旧是实肉。腰间也只有薄薄的一层软肉,这要是摇起来,啧
啧啧。

  不着急。

  赵小姐并不喜欢自己嘴里的全是血的感觉。所以他由着叙述的舌头在里面舔
舐她的牙齿。但这有点恶心,她觉得。

  很快,嘴里的血味已经淡的几乎不见了,徐述的舌头终于来撬她的牙关。要
咬他吗?这当然没什幺意义,可能它都不会疼那幺一下。丹田毁弃,经脉中的散
气也早已逸散一空,她伤不了徐述。

  还在思索两个人的舌头已经纠缠在了一起。

  「他的舌头,粗粝,可还挺软的·」

  正当三小姐要沈醉在人生第一次湿吻的时候,徐述的右手还掐住了她左胸上
的小樱桃。非常用力。

  「唔,唔,,唔唔,疼啊!」终于挣脱开了长吻,赵岳的呼喊中竟然带着一
丝娇憨。

  「「呼,」「呼」「嗯,」

  各式各样的粗重的呼吸声传入了突然传入了赵岳的耳朵。

  徐述松手了,盯着她,眼神充满了戏谑。

  一手隔音而已,竟然让自己忘了周遭环境两回。「你!」不再感觉剧痛难忍
的赵岳已经可以正常言语了。可是此时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徐述的手捏着她
右边的乳头,不甚用力,却把她韧性十足的乳房提了起来,另一只手不断的拨拂,
阵阵乳波在众人眼前蕩漾。

  三小姐的脸殷红如血,这实在是太羞耻了。可是自己又有什幺办法呢?她连
可用来交换的条件都没有。

  「你就要这样折辱我吗?」这是从三小姐牙缝里蹦出的字。

  「我刚才试你腰侧绵软无力,应该是没有感觉的。不过你这奶子被我玩着倒
是喊疼了,看来我还有点乐子可找啊。」说着徐述又把金属性灵气灌毛上,手指
节上二分长的汗毛根根树立仿佛一根根细针。

  「放了我,我可以叫赵家不……啊!」

  徐述用这汗毛针去刺她的娇嫩乳头,而且那毛针绵密,一刺就是几根同下,
都未被人吮吸过的小樱桃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赵岳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打
断。

  「我想要对你做什幺,就可以做什幺,你没资格谈条件的,再说你们赵家能
打的不都在这儿了吗?」。「你会遭报~ 啊,,啊~ 嘶~ 嘶」

  徐述稍一松手,三小姐又要开口,她此刻已顾不得被人围观,少女心里想的
至少要维持反抗的态度。徐述不愿再下狠手,索性不再帮赵岳控制痛楚。穿胸之
痛又涌上来,旁边右胸还被拉扯着,疼痛骤来,赵岳一时反应不及,话被打断。
痛楚袭来的同时,赵岳脑子里竟想到了件称得上荒谬的事情——我的左边,怎幺
样了?

  「看来我得提醒你一下,我可已经帮了你不少,你是不是忘了啊小浪蹄子?」

  缓了一缓的赵岳又能再思索,似乎徐述并没有完全不再替她镇痛。自己此时
的身体状态,奇诡已绝,这徐述竟然还可以帮自己镇痛,一定是对此种情况早有
了解。血战半夜,赵岳自然知道徐桥一行人在这里修为武力暴增的事实。单从术
法上看,血狼徐桥和那个叫梁静怡的铠甲女子所用的神通必然和这诡异的血窟有
着直接的联系。

  说到底赵家一行输在了情报上,不然以她家二十多位先天好手的实力,怎幺
也不能算是大意。

  徐述左手一把抓住了少女完好的右峰,用力揉搓。喜好弄武的赵家三小姐果
然不同凡响。乳房不仅挺翘,揉搓起来还带着一股韧劲,既软还弹。指缝间殷红
的小乳头随着各种形状变化左摇右摆,甚是可爱。而左手,也没閑着,徐述在一
块一块的掀开赵岳伤口周围的衣服。

  因为衣服已经切碎,所以并没有牵扯伤口之虞。「我也不是非要消遣你。」
说着,重新帮赵岳小姐镇痛。

  赵岳在想到自己右胸的伤后,也想到了徐述切碎她上衣的作用。疼痛再消,
她也就选择耐着性子听叙述讲话。

  「揉的,痒。」心理嘀咕,却没出声。「啊,下面湿了。」

  「若说对于血尸血窟的了解,整个聚洲当无出我等之右。你家在这里盯上我
们只能怪你们眼神不好。此刻你等已经脉具断,甚至骨肉相离,之所以还能活命
全靠血气之力。按我们的话说,你们已经死了。」

  「别看此刻我怎幺折腾你,你都不会咽气,等到十七日后,大阵关闭,此地
血河不显,那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所以,你想让我活着?」赵岳突然开口徐述知道,坏了。再看眼神,狡黠
的赵三小姐,回来了。

  此刻徐述没有收声,然而,四下皆寂。

  「赵小姐开什幺玩笑,我不是刚说过,神仙都救不了你了?」

  「那是十七日之后。」赵岳一幅看透徐述的样子,「再说我已是砧板鱼肉任
你宰割,徐二爷何必与我多费唇舌?像你说的,你想要怎幺对我,就怎幺对我,
不是吗。」

  徐述手里还捏着弹翘的乳峰,然而赵岳隔着薄薄一层筋骨的心脏命门,似乎
就这幺从他手里走脱了。

  「徐二爷跟我一必死之人谈生路,虽未指明,却也意为着必然有路。」赵岳
越说越激动,脸上竟泛起了一丝红晕「而且徐二爷想让我生,不是吗?」说完,
赵岳鹅颈一擡,竟然沖徐述抛了个媚眼。

  赵岳身下的血泊已经渐渐不见了。

  沈默了一会儿,徐述松开了早已不动的左手。左拉右划,把赵三彻底脱了个
精光。然后把手轻轻的放在了她下面的穴口。「湿了啊。」

  「得多谢徐二爷的吻呢」赵岳脸上满是兴奋的潮红,这会儿她已经完全不在
乎这点肉体上的羞辱了,毕竟,心术她更胜一筹。

  「嗯,你确实值得那一口」徐述右手轻轻抚上赵岳受伤的左乳,「只是,你
的明白,我想让你生,你就可以生」

  「啊啊……」赵岳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凄厉的叫。

  顺着「常锋」细微的切口,徐述把整只手臂插了进去。

  「但我也随时可以想你死啊。」

  如果赵岳清醒的话,她会吃惊的看到,她的好姐妹,莫家的大小姐,莫赎的
堂妹,身上不仅没有一丝血战半夜的伤痕,反而更比之前显得气血旺盛。莫殊从
小就是个病秧,然而就是那副吃了各种温养健体的方子都调理不好的身子,现在
正迸发着惊人的活力。

  当然再怎幺气色好,也改变不了她纤瘦的底子。此刻她跨坐在姜升身上,好
像随风摆柳的摇动,总还是让人担心她承受不住。纤细的双臂紧紧搂着姜升的脖
颈,上下颠簸之中,竟展现出一番小女儿姿态,又像是只祈求主人怜爱的宠物。

  这是怎样的一副瘦弱的身板呢?姜升的大手捏在莫殊腰侧,前后之纤薄竟还
不及男人的手掌宽度。窄小的腰部线条握在姜升手里,直觉是一条水蛇一般。莫
殊的肌束莫说是同以武斗见长赵岳相比,就算是和未曾修炼过的俗世女子都要纤
巧,只是到底受灵气浸润,根底里还带着一股韧劲。她和她的好姐妹有一点相似,
那真是一个赛一个的肤白胜雪,而且论滑嫩,还应是莫殊更胜一筹。

  姜升很怜爱莫殊,从看到她第一眼起就有这样的恻隐,在那大阵未开,血窟
未现,各方人马虽未兵戎相见,却也谨慎戒备的时候,远远的一眼,莫殊的影子
就从他脑子里离不去了。

  老姜不与自己人争,甘附骥尾,而莫殊,就特殊在老姜直接把她在心里定为
自己人了。血战的时候躲着走,战斗完了巴巴的跑过来,一句糯糯的「救我」,
姜升直接就降了。

  这片黑石滩上的赵家男人都死了。失败者中活下来的唯有莫殊、赵岳,两个
女婢百灵和翠烟,以及被恶趣味留下的莫赎。

  徐述说这里他怎幺都折腾不死人是真话,但是要说这里杀不了人那就假了。
这是血灵指引之地,徐桥和梁静怡都能杀人。不仅杀人,还要吃干抹凈。

  其实如果赵岳、莫殊他们够聪明,把他们丢这里不管也是有机会活命的,活
命的方法就在百灵和翠烟身上应着。血气一脉术法邪诡,许进不许出,这次活下
来的人,命数都定了。

  「你不专心」这是赵岳都没见过的莫殊,又媚又嗲。一句话让老姜又硬了三
分。还没等老姜动作,销魂蚀骨的声音又接着递了过来「我累了,艹我」。没来
由的,粗豪壮硕着称的老姜感到后腰一凉。

  双臂兜着莫殊白凈的臀瓣,捞在了莫殊的背上,姜升身上挂着小女人站了起
来。手臂搂着姜升的脖子,双腿跨在姜升腰间,莫殊说着累了却还不安稳。下面
的小穴边缘已经被姜升的巨物撑的没有了褶皱,让人惊讶那里的延展性的同时,
也让人震惊于这平日病仄仄美人的疯狂。方才自己摇动了足有半炷香,这会儿依
旧扭动着自己的胯部寻找快感。

  不管姜升有没有被挑逗爆炸,莫殊已经爆炸了。

  谁都想不到,其实莫殊对男女之事早有品味。这是莫家的密辛,亦是莫殊刻
骨的悲痛。她的体质是有原因的。

  姜升看她的眼神里有欲望。尽管老姜自认为一心愿为莫殊付,长久混迹于徐
氏兄弟之间沾染习气也是在所难免的。莫殊能够捕捉这种欲望,哪怕最细微的,
在姜升注意到她的时候,她也注意到了姜升。莫殊甚至敏感到,比徐述本人更早
意识到他有那种非要得到赵三不可的执拗。

  徐述去救赵岳,所以我就得依靠这个叫姜升的。

  她知道姜升想救他,因为她从姜升眼里读出了爱慕,一种夺走她的一切的人
不曾对她有过的感情,当然,这种爱慕对莫殊来说也不稀奇。爱慕她莫小姐的人
多了。

  只是,生死线上的爱慕者只有姜升一个。虽说莫殊也没想在爱慕她的人里挑
一个面首的意思,现实摆在面前的是没得挑。姜升算是用实力赢得的这一切。

  他过来了,他想救我。

  「救我」

  「嗳」??

  姜升自己也觉得尴尬,挠了挠自己的寸头。怎幺姑娘说句话,自己就变成猪
哥了呢?这句话答应的,好像自己是个奴才似的,明明是她在求我啊。

  「你现在气海破碎经脉尽毁,而且筋骨也被挫断,之所以能活着全靠血河之
力吊命」姜升一开口,就觉得坏了,自己奔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去了。

                 傻

  「若按人修来论,你已经死了。想要活命从此就要转修血修一脉。而且想要
恢複修为,还需有精血引导,开辟血经。」

  ……

  「额,那,那就用我的精血吧,从此你我之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
觉得可行?」

  「扑哧」

  「你笑,我就当你同意了啊」

  然而头也不回的姜升往莫殊身后去了。

  都说血修邪诡,莫殊今日方得见。姜升「捧」着莫殊的下半身走了回来。

  原来,我被斩为两段了啊。

  怪不得感觉不到腹部的感觉了呢,原来从那儿分家了呢。

  血修,连这样的身体都能修补吗?那也不错啊。

  正好,从今天起,你赐予的,我全部舍弃,你夺走的,我早晚要追偿!蓦的,
莫殊眼里闪出狠厉的兇芒。

  同下半身一同斩飞的,还有一截小臂,把这些东西拼凑成一起,拼凑成一个
瘦弱不堪的女子。果然是真真的邪术。

  「莫小姐,我需要采你舌尖精血数滴。」

  精血?没有真元,何来精血?

  「你只需将舌尖咬破即可。」姜升又对怎幺取血犯了难。

  「然后,额,舔一下我的手指。」

  这个傻子,是需要互换舌血是吧,亲一下不就行了。莫殊眼角的余光里,徐
述正伏在赵岳身上,对着她的嘴啃的不亦乐乎。

  手指。这幺粗。

  这样,似乎还不如直接亲我呢,这个呆子。

  「莫姑娘,你的血躯残破太甚,所需我精血甚多,又不好取舌尖,所以你且
多饮些。」姜升把鲜血淋漓的手腕递了过来。

  吸啜着滚烫的热血,莫殊觉得身体中散乱的气息一下子活跃起来。从她的上
半身开始,仿佛肉体在嘶鸣着,她感觉自己的肌肉在姜升的精气带领下也化为了
液体,想要奔流。被斩碎的腰腹丢失了大量的血肉,是姜升的气血在修补。汲取
过来的精血,飞快的凝实。

  「谨守肉身,切莫随流,若是凝成「流躯」,则……总之,千万不能凝成流
躯!」

  这个傻子。

  上身已经能自由活动,莫殊伸出仅有的左臂,将姜升的头揽了过来。

  满口鲜血,樱唇轻启:「吻我」

  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该怎幺做,姜升自然知晓。莫殊的机敏让他诧异,不
过差一点,他就要因托大饮恨了,归根到底,莫殊救了自己。

  以舌传血,莫殊的身体被控制住了,只是,她的腹部或是缺损的血躯太多,
消耗的精力终究是太多了。

  莫殊,紧紧抱着姜升。她没有说,重塑腹部时,她那直指灵魂的刺痛。她原
以为这辈子不会再经历这样的寒冷。姜升就像是一块温热的大石头,这是她对抗
痛苦唯一的依靠。

  啊,还好,没有上次那样难捱。

  莫名多消耗了血气,莫殊当然注意到了,她不知道该怎幺解释。然而姜升也
没问。

  啊~ 好温暖。

  好想把自己融进去。

  啊~ 好软。

  温香软玉,当说如此。莫殊新塑的肉体自然没有包着那些碎成破布的衣服,
她就这样几乎全裸着,被搂在姜升的怀里。严格的说,身上的衣服,只有,一个
领子。像是两个水球一样的酥乳,紧紧的贴着姜升的胸肌,被挤得扁平的乳肉从
参差不齐的下摆中漏出了边角。

  莫殊的胸,和赵岳一般大小。

  然而视觉上,莫殊就是不折不扣的巨乳,和她纸片一般的身材极不相称。

  现在,这些都归姜升享用了。

  莫殊察觉了男人的意思。她愿意主动奉送。

  舌吻没有中断,莫殊主动去结姜升的衣扣。

  于是一切水到渠成。

  其实并不是,姜升很粗暴。

  露出自己被撩拨的坚硬如铁的肉棒,姜升将莫殊一条大腿架在了自己的臂弯。
少女毛绒绒的臀缝暴露在了他的眼前。轻轻抚摸着如今流淌着自己精血的这块妙
处,粘腻的手感让姜升更加兴奋。

  「我不是第一次的,不用担心」莫殊装作不在意的说着,注意力却全在姜升
的脸上。

  「我要草你了」这是姜升的回应「我要草你的屄!」

  粗大的肉茎在泥泞的穴口稍微摩擦了两下,姜升用力向前一顶,莫殊娇嫩的
阴道迎来了这一生真正的主人。

  肉棒插入的瞬间,莫殊感觉自己一瞬间的失神,自己的下面被一根粗大火热
的铁棍狠狠的捅了进来。她娇嫩的肉穴完全无法容纳这样的巨物,阴道里的嫩肉
被大家伙粗暴的挤压蹂躏。好在,它是那样的温暖。即便是痛也是火辣辣的感觉。
她感觉自己就要被这个热热的棍子劈成两半了。

  「啊,,好大……好涨……啊,轻一点,,好烫……」

  姜升是个粗野的人,他自己知道,所以面对仙气渺渺的莫殊,他有点放不开。
莫殊这两声清甜的叫床声给了莽汉熟悉的氛围。他不打算放过怀里的小女人。因
为这个女人让他有些不安。就像他清楚的知道他及不上徐桥的决断一样,他意识
到了或许在心智上,他将永远受制于怀里的女人。

  「叫得粗野一点,我喜欢」说着姜升的双手用力的去掰开莫殊的臀瓣,然后
用两根食指去弹拨莫殊的肛门。

  突然的刺激让莫殊一下瞪大的眼睛,听到了姜升的要求,她选择开始配合了
起来,「啊!,,,啊好大,,轻一点,,,轻一点,,求你,慢一点,,哪里,,
那里不要,要裂开啦,啊啊啊~ 」

  莫殊最开始只是想顺从姜升的意思,可是一喊开,就止不住了。

  「我草你的屄,操烂你的小骚逼。」

  「操我,,,嗯,,操我,,,,啊啊,,,,要坏掉啦」

  「我在操你的什幺?小骚货」姜升要让莫殊更放开一些「操我的小穴,,,
啊,,,啊!~ 啊~ 」

  「不对,这叫操屄!,我在操你的骚屄!」

  「啊,,,对,操我的骚屄,,啊,,要坏掉啦,,那里,要被操烂啦…
…求你,,慢一点,,慢一点,真的。」

  姜升的家伙实在是太大了,看起来足有莫殊自己手臂粗细,她能坚持如此之
久已经足以证明她的耐力。莫殊觉得自己的不仅仅被插到了下体,更像是直接被
插到了胃里……阴道里的嫩肉被来回的摩擦,莫殊感觉一阵阵的鸡皮疙瘩在自己
的皮肤上游走。带着一股反胃的感觉涌上了自己的脑子。干呕的难受,和蚀骨的
快感交错下,她的思绪被姜升的大家伙搅得翻江倒海。

  但是姜升并不打算收手,其实他一直都在留力。

  「你是谁?是谁的骚屄在给我操?」

  「我是,我是莫殊。,啊,,操我,,别再操了,要坏了啊,,啊,,慢一
点,,,轻,,轻一点,,」

  「说全!是谁的骚屄在给我操?」

  「莫殊的骚屄给你操,我的,我莫殊的骚屄给姜升操,啊啊啊,,莫殊的骚
屄只给姜升操,给你天天操,啊啊,,操我,,干我啊,啊」

  「草你!草!草!欠操的小骚货,,下面好紧,,夹的好紧,啊啊,我要操
烂你这个大小姐的屄,,好会夹,,看我怎幺干你,,莫家大小姐长者这幺骚的
屄,,看我给你操成大骚屄。」

  姜升不再留力,每一下都往莫殊最里面很钉,双手紧紧的把住了莫殊的胯骨,
靠近自己。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狂暴的性交的莫殊,被杀的丢鬼卸甲。嘴里甚至
不知要叫些什幺。

  「啊,啊,,,坏啦,,,真的,,坏了,,太深了……啊,我操,,屄,,
烂屄,,啊啊啊……」

  无力的小手不知道往哪里摆放,在下体激烈的刺激下,胸前的两颗樱桃搞搞
的顶起。索性莫殊揉起了自己的奶子。

  「抓奶子,,骚货,还会自摸,用力抓!,,抓,,抓呀,操,夹的好紧,
操,骚屄」

  「不行啦,要死了啊,,啊,,要尿出来啦,,轻点,,,轻点,,尿出来
啦了,啊啊,啊,啊」

  迷乱的莫殊已经不知轻重,揉搓自己的乳房竟然留下了青紫的印记。在上下
的双重刺激下,莫殊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高潮。

  一股寒凉的阴精从深处喷洒在姜升的龟头上,一直想要干呕的莫殊终于借着
这次全身剧烈的抖动舒缓了一下。

  阴道里柔嫩的肉芽紧密的包裹着棒身。可是面对这样的榨精,姜升的巨无霸
依旧不为所动。

  莫殊还沈浸在高潮的余韵里,姜升突然轻吻了她的嘴唇。

  「真正的做爱现在才开始。」

  肉棒就这样夹在莫殊的肉穴里,姜升把擡起的莫殊的那条腿放了下来。只不
过,是跨过自己身体放下来的。一下子,他们从面对面,变成了面对背。

  肉棒在肉穴里剧烈的旋转摩擦,让高潮还没结束的莫殊浑身又丢了一次。

  「啊啊……,疼,啊,,啊」淅淅沥沥的阴水,从交合处淌到了地上。

  带着旋转的角度,姜升死命的一拔,一插,龟头和包皮在阴道里剧烈的扭转,
全杖着他超人的身体强度,追求最极致的刺激。紧接着,姜升又开始了坚定而深
入的攻坚。

  「啊啊,,,啊,,坏啦,,啊,姜升,,饶了我,,求你,求求你,,不
能再干了,再干真要坏了啊……啊。」

  没有理会女人的撒娇,姜升调整好了两个人的姿势。终于姜升可以好好把玩
这对绵软的巨乳了。

  「弯腰,屁股翘起来,骚货,快点,把你的屄,给我露出来」

  啪!姜升一巴掌打在了莫殊的翘臀上「撅高点」

  啪!!啪!!啪!!

  「啊,,啊,,好大,,好棒,,操我,,好舒服,,啊,,。不要打啦,
疼啊,啊,我撅起来啦,啊别打」

  姜升放慢了节律,莫殊渐渐适应了新的节奏。只是由于两人身高相差太大,
莫殊在前面要死命点着脚尖,把臀部高高翘起,看起来,就好像姜升把莫殊从后
面用鸡巴给挑了起来。

  莫殊整个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了姜升的肉棒之上,藏在阴道伸出的子宫口渐
渐向姜升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姜升一边用粗大的肉棍探索拓宽着莫殊身体内部的
秘密,另一边,则肆意的揉搓着莫殊的两个水滴型的完美乳房。

  「啊,好酸,不要,那里」

  「别动!」

  初次被碰到子宫口的莫殊,被强烈的酸麻和痛楚刺激的佝偻这自己的身体,
好不容易露出来点的宫颈就这样缩回去了。姜升狠狠的掐住了莫殊的乳头。

  「啊!!啊痛啊!松手!啊!混蛋痛!」

  莫殊小小的身子像是弹簧一样剧烈的反弓,一边用双手去向拨掉蹂躏她乳头
的一双魔手。

  可是用力的虐待身下的女子反而刺激到了姜升的性欲,看着面前光洁的后背,
姜升伸出舌头沿着脊柱舔了一口。然后开始不再留力,狠狠的打桩。因为乳头被
狠狠的掐住,莫殊的阴道也夹得更紧了。

  「骚货夹的真紧,别动,看啊老子操烂你的屄,操烂你里面,捏爆你的奶子」

  「嘶,,啊,,天啊你怎幺,,啊,,啊,,不要,痛啊,,操我,啊,,
操我,,要来了,又想尿了,,啊,,啊,,」

  被连读多重刺激的莫殊又丢了一次。可是在她不住高潮抖动自己的胯部的时
候,姜升的肉棒就像偰在了里面,稳定的抽送。

  「小骚货,真正的操屄要来啦」

  姜升反手抓住了莫殊想要让他放开双乳的小手,向后一拉,将莫殊的整个上
身拉起反弓。

  一下子,莫殊的宫颈就暴露在了姜升的巨屌之下,本来已经被刺激的要麻木
的阴道,突然因为宫颈的加入变得敏感起来。而姜升则用一只手控制住了莫殊反
剪的双手,还往上提。莫殊的肩胛骨顶了起来,在后背上形成了性感的形状。骨
肉的扭曲给少经人事的少女带来了异样的快感「啊,不行啦,,要死了,,好酸,,
啊好爽,,,啊好厉害,,,莫殊要死掉啦,,轻点,,求求你,,轻点,,啊
子宫号痛啊,,,啊,不要啊,,骚屄要烂掉了,,啊,求求你,,啊,,又要
尿啦,,,啊,不要摸那里,,啊,那里不行,,,啊,,要高潮啦……」

  原来姜升另一只手伸向了了莫殊的下体,去逗弄早已经勃起多时的阴蒂。没
有经验的少女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只觉得自己的腹部分又酸又涨。身体整个
被扭曲成了一个别扭至极的角度,如同是为姜升量身打造的泄欲器。

  肉穴里面的快感如雪崩一样在不断堆积,一下又一下对子宫口的轰击,让莫
殊的精神岌岌可危,虽然已经高潮了几次,这下莫殊却是真正的走到了肉欲的极
限。龟头对子宫颈的轰击像是在拉扯整个下腹部,被连续撞击了几百下的翘臀则
完全麻木了根本让她感受不到存在。

  姜升经过这幺久的奋斗终于也来到了高点,硕大的鬼头一下有以下死命的去
挤压莫殊娇嫩的子宫口「骚货,操死你,爽不爽,,爽不爽,,看老子把你操的
爽上天。」

  另一只粗糙的大手摸索着勃起的阴蒂,这让莫殊的双腿不住的打着摆子,男
人捏弄阴蒂的手越来越用力,终于莫殊,忍不住一声悲鸣,强烈的快感一块爆发。
被推上巅峰的女子涕泗横流,翘臀紧紧的往姜升的小腹上贴近,双腿一阵阵剧烈
的抖动,一股透明的液体从莫殊的尿道流淌了出来。

  和小便一起的,还有阴道的一阵阵收缩。因为高潮次数太多,莫殊这次几乎
没有阴精流泻。好在被强烈刺激的子宫也在剧烈的抽搐。子宫口就像是一张小嘴
牢牢的吸住了姜升的龟头。

  少女子宫对精液的渴望得到了姜升的回应,放开了阴蒂的大手,死死控住了
莫殊的小蛮腰,已经被撞得红肿的翘臀被狠狠的压扁。龟头抵住了少女因高潮而
绽放开开口的宫颈,一声低吼,马眼猛的胀大,一股股酝酿多时的浓稠精液如同
灼热的子弹一样狠狠的射进了少女新生的子宫。

  莫家大小姐,在荒郊野外,被刚刚杀死了她众多同伴的人草到了小便失禁,
子宫高潮,最后更是被狠狠的内射,然而,莫殊却觉得终于找到了温暖的港湾,
姜升,一个尚未入流的血修,让她想一次,一次,又一次的沈浸在这爱欲的融
炉。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